叶落青竹

并不是育儿文手

【米菊】羽毛笔与剪

emmmmmm既然对家都跑过来占我们的地方了,那我不可能不发文啊,不然天天在tag首页刷到多恶心:)

☆大概是个变形的不老魔女【?】梗
☆是第三人视角,至于这孩子是谁……你猜啊
☆全文约20w字已完结,不用担心会坑(。・ω・。)ノ【但我不会日更的【。】
☆人物属于日丸屋老师,这篇文的每个字都归我(包括ooc【。

01
这个国家的边境村庄里,扎根着一颗巨大的樱树。这棵樱树大到从百里外的镇上都能看见他的枝条。
而现在,樱树上有个巨大的树洞,树洞里没人,挨着树洞内壁的一个空洞处燃着一堆火,一块面包像是被无形的什么拉住而悬在火上烤着。地面铺着有复杂花纹的地毯,地毯上放着一大一小两张木椅。书柜附近的地上散落着几本书,是用我看不懂的语言写的,我曾经让菊教过我,但是我学不会。
桌上放着一支断掉的羽毛笔。那是菊的宝物。
我从窗外望进去就是这样的景象。温馨又普通,像是村子里所有的人家一样。不过我以后没机会再这样站在树梢上看这个小小的,却又很温馨的小屋子了。
我把菊的宝物弄坏了,他要是回来了肯定会很生气。
我很害怕,虽然菊总是很温柔的对我微笑,但是重要的宝物肯定是不一样的,那个人留下的一支羽毛笔菊都会那么认真的保存,他在菊心里一定很特别。
我跑掉了,从树屋一直跑到很远的小镇。
我在镇里躲了好几天,晚上偷偷藏进羊舍里,靠在河边抓鱼生活,这样是最安全的,万一菊气狠了要杀我,他也会在寻找我的去向上花费不少时间,我就能趁着这个空档赶紧跑掉。
那天镇里突然变得很热闹,像是有集市。菊很不喜欢集市,所以我也很少会来。不过今天似乎是什么特别的日子,集市上有很多人,大家都穿着平常节庆时才会穿的华服。
我挤在人群里,试着从身边人的只言片语里了解一点什么。
不过我走到哪,哪里的人都会散开。
搞什么啊?我身上又没有黑魔法……还没等我听到什么,我的手就被谁拉住了。
那是个金发的英俊男人,穿着我只在镇里的商店见过的那种华丽的礼服。他和我一样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不过他戴着单片的眼镜,抓住我的那只手上还有白色丝绸的手套。
我注意到他的表链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雕成花的玉坠。
“你是谁家的孩子?”他这么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答。
我是逃家出来的?不行,这样他一定会送我回去,菊还要在那里等那个人回来,如果被普通人发现我们的住处的话,我们除了搬家没有别的办法了。可是如果我们搬家的话,那个人回来就找不到菊了。
而且我要怎么和他说我和菊的身份?菊是个花神,而我是他的养子?
这绝对不行!
于是我挣开他的手就跑,我沿着那些窄小的巷子、崎岖又坑洼的小道、因为积了水而很容易滑到的石板路使出我的全力拼命奔跑,那样的路,在他眼里肯定是肮脏又令人作呕的,他肯定不会追上来的。
我一直跑着,我的肚子开始火烧一样痛,喉咙像是被刀割过,浑身上下都在吱嘎作响,我感觉我像是什么马上就要报废的机器。
直到我撞上了一棵硕大无朋的树,我才发现我在恐惧下又跑回了樱树下,而樱树上,就是我曾经的家。
“你跑什么?”这时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肩膀,在我耳中不亚于恶魔之音的反问句在我身后响起,我觉得我原地装晕可能比继续逃跑有效。
所以我就假装精疲力尽地往地上一倒。
但是我在倒下的那一瞬间听见了非常熟悉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

【p5主水仙】我隔壁的那个与我相同的男孩

>be警告
>大概是少年的故事?
早晨与我同住的室友收拾房间的时候,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旧照片。
照片因为保存不当而氧化,甚至褪掉了大部分的颜色,像是来自五百年前而不是仅仅十多年前。照片上的两个男孩都有着深色的卷发和宛如复制粘贴一般的脸,甚至都穿着相似的套装,不仔细看像是一个男孩站在了镜子旁边。
我的室友以为那是我和我的兄弟,其实并不是,那只是我的邻居。
也是我的初恋。
从我记事起就知道,隔壁家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男孩,像是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一样。
我和他一起玩耍时,连我们各自的父母都会分不清我们。
几年之后,我俩进入同一个国中,也同时进入了年轻气盛的青春期。他的眉眼越来越成熟,变得锋利,而我却相反,变得温和起来。但我们依然无比相似,依旧像是一对双胞胎。
我那时内心无比地羡慕着他,温柔又强大,然后羡慕的感情渐渐变成了爱慕。
是的,爱慕。
有一日他带我去了他借住的亲戚家。那时他借住在亲戚的咖啡馆里,是一个阁楼男孩。
他对我说,莲,月亮是阴晴圆缺的,我不喜欢“一起赏月吗”这样的话。我们应是太阳一样炙热而温暖的,所以,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不知他从哪里学来了这样的情话,又没逻辑又有点傻乎乎的,但是依然吸引着我。
少年的爱情就这样,像是不会熄灭的熊熊烈火,我和他迅速地沉入了爱河。
我们相识于晚春,在沙土构建的城堡装作小小的骑士。
我们在仲夏相熟,伴着碳酸饮料和街机游戏吵吵闹闹。
我们在暮秋恋爱,瞒着世界在无人的卢布朗灯下接吻。
我们于严冬分离,我和挚爱间隔着跨不过的缥缈的云。
他的身体突然之间垮了。他躺在病房里的样子像是了无生气的人形。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个噩耗传到我耳中的那一瞬间,像是末日来临,我眼前一晃,等我反应过来时,我站在病房的门口,而他的父母那样惊讶地看着我。
那时候我才知道,在极度的痛苦中时,人是不会流泪的,和少女们的那些电视剧完全不一样,自他的心电图化为一条直线到他的父母搬离社区,我只是木然地帮忙,没有留过一滴泪。
后来有一天,教师提问时喊了他的名字。
“来栖,你来回答这个问……”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时候我突然内心剧痛起来,有水滴在了教科书上。
我就那样在课上哭了起来,只是静静地流泪。但是我的胸口痛得抽搐起来,像是被谁攥住了心脏。
后来我尝试不要经常回忆起他,虽然我依旧将他放在我的心上,并且深爱着他。
只是我们永远无法再一次相见。
--END--

我就要拿我的照片当头像你能把我怎么样嘻嘻嘻嘻嘻

怂怂精来约稿了,我想去看mamo噫呜呜噫 ×人外不接,看看p2的玩偶就知道我画小动物是什么尿性【
×简单铺色/勾线/扫描不加钱,可寄原稿(默认不包邮/有署名/韵达寄出)
×小头像5米 ×q版小人10~20米,可给人设【约3个以上送一个小头像
×大概绘制周期是两天,如果有事会告知
反正就……佛系吧……我晓得一定没有人约我【

写文也接!千字/30米!具体可以看我之前发的文章!不写自己没了解的cp

这是哪里来的笨蛋猫emmmmm怕是养了两坨ju

【双黑太中】 双黑猫饲育手记

×疯狂乱写,又ooc又难吃,求不要挂我【】
×双黑猫化预警,白橘混色宰和黑猫中
×猫粮真好吃,嘻嘻
×大概能算是生贺吧
清晨我醒来时,中也又带着一身白色的猫毛坐在我的床头。
太宰治这家伙,总是会借着体型优势将中也圈进怀里蹭,搞得中也身上总是带着一身白毛。
我笑着把中也身上的白毛梳理掉,然后感觉背后一重。
太宰治跳到了我的背上,并且喵喵喵地叫着。
我不明所以,还以为他只是有些饿,我就这样扛着他去倒了猫粮。
中也乖巧地走过了开始吃,结果下一秒太宰从我的背上跳了下来,伸出爪子把中也往碗里一按。
我?????
好吧,太宰这样折腾中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虽然我还是吓得赶紧抱起中也看看他有没有事。
中也气得不行,跳下我的怀里就窜到爬架上去了。并且还不让人靠近,靠近就会被恶狠狠地哈气。
于是我就只好去推在一旁躺着,整张猫脸都写着“看戏”的太宰治。
他不情不愿地站起来,然后就跳上爬架,把中也圈在怀里舔毛。
……每次都是这个标准套路www
没过多久他们就又和好了,我就走开给我自己做早饭。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太宰在我身后喵喵叫。
我转身过去,看见中也趴在太宰的身上,嘴里叼着一小块从杂志上撕下来的纸片,纸片上画着一个蛋糕。
我才突然想起,今天是太宰治的生日。
最后我用金枪鱼给太宰治做了个蛋糕。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双黑太中】双黑猫饲养日志

×双黑猫化预警,黑猫中也和白橘混色宰
×关于文中的许多养猫的内容都是为了文章通顺瞎写的,最好不要当真
×我不【超】喜欢猫粮
我四个月前养了一只名叫中原中也的猫,那只黑色的小猫带着橙色的项圈。
中也特别能闹,每天上窜下跳像是有无限的活力,但是感觉不是很开心。
我咨询了宠物医生,医生告诉我,也许是因为一只猫太过孤独,建议我可以再找一只脾气比较好的猫来陪伴他。
于是我从朋友家领回了带着橘色的太宰治。
没想到这个举动导致了我现在的悲惨境地。
我带回太宰治的第一天,刚开始还好好的,两只猫还在同一个碗里吃了猫粮(明明有两个碗),但是仅仅只是我换了个猫砂的功夫,两只猫像是发生了什么争执似的,突然打起了架。
我赶紧奔过去把他们拉开,太宰轻轻地蹭了蹭我,中也大声地喵喵了起来。
于是接下来两天,他俩总是打架,不,准确来说是中也单方面地追着太宰治打,太宰治就躲到我这里喵喵喵地控诉中也对他犯下的“罪行”。
……亲爱的,你要知道我听不懂的。
我以为他俩的关系真的挺差的,我甚至考虑过是否应该将太宰治送回朋友家。直到我发现了两猫的小秘密。
那天,在原来待的公司辞职了的我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太宰和中也团在一起,互相给对方舔毛的可爱景象。
太宰在看见我的瞬间突然咬了中也一口,而没反应过来的中也自然也不甘示弱挠了他一爪子。于是又变成了中也单方面暴打太宰,太宰跑来我身边冲中也耀武扬威的结局。
而因为变成自由职业者的我发现太宰和中也互相舔毛这件事并不是偶然事件……嗯,感觉像是吃了一口猫粮,虽然太宰和中也都是公猫没有错。
……所以我就放弃了送走太宰治的想法。
于是又过了一个星期,某一天外出丢垃圾的我没有关好门,在那几分钟的时间内,中也突然像是黑色的闪电一样冲出了家门。
我发现中也不见了的那一瞬间就哭了出来,太宰喵喵地叫着安慰我,在我脚边蹭蹭,然后把我跑步时用的软底鞋叼到了我面前。
我哭着跑出家门寻找中也,这样漆黑的夜里寻找一只黑猫实在是有点难,不过好在最后我还是找到了坐在一个大邮筒上的,嘴里叼着几支小小的野花的小黑猫中也。
我抱着中也回家,他像是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样安静地窝在我怀里,不时抬抬那个叼着野花的小脑袋。
我回到家时太宰端端正正地坐在玄关等我,中也从我的怀里跳出去,我以为他又要跑出去,吓得赶紧将身后的门关上,转头却看见中也和太宰亲了一下,那几支娇弱的小花就转进了太宰的嘴里。
我不知道猫咪的世界里有没有“亲吻”这个说法,但是那样子确实是像情人间亲昵的互动,爱人相濡以沫的日常,虽然他们仅仅相识了三个月。
我看着太宰把花小心地放在桌上那个还没喝完的玻璃杯里,那些蓝蓝紫紫的花映在玻璃杯上的样子竟然还非常美丽。
我突然想起我出门寻找中也前,太宰也像要往外跑,我紧张下对太宰说,
“你在这里乖乖等着我就好,我会把中也找回来的。”
于是他就真的乖乖地坐在玄关,等着我带回他爱着的中也。
现在两只猫的关系好得不行,他俩现在就躺在那些开得更艳的花底下,互相给对方舔毛。

【文野乙女】不顾一切地想要回到过去

+又是我的巨型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

+依旧是芥川龙之介与“你”的故事

+是试写的刀片

+非常意识流,我也不知道我想写啥【。】

 

 

我不顾一切地想要回到过去。只怪我太过愚钝,直到时间将我打磨成了我,将你带离了我,我才明白你一直以来的深情。

【龙之介,今天你还好吗?我今天很好哦。】

你按下发送键,新买的手机的按键上贴了一个可爱的小贴纸,画的是一个小小的有暗红色眼睛和嘴的黑色小怪兽。

身边的同事凑过来,笑眯眯地说:“这次的插画你似乎很喜欢呢,居然都贴在自己的手机上了。”而你也笑着回复,“是的呀,我非常喜欢这次的小角色们呢。”

+++

下班后,你一如既往地来到了红砖墙的孤儿院,孤儿院的院长是身姿挺拔的红发青年,胡茬像是永远都剃不干净,你从包里拿出新的绘本,绘本封皮上黑色风衣的小人牵着一只红嘴的黑色小怪兽。

“孩子们看不懂这样意味深长的绘本的。”你听见有谁在这样说,声音似乎是从大洋彼岸的家里传来的一样模糊。

你摇摇头驱散了这个冷淡的声音,将绘本放在院长室的桌子上,然后离开了。

+++

【抱歉,请问您是谁?】

手机里收到了这样的信息,像是往水里投了一颗小石子。

是啊,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有了相机的我就是这么得瑟,两只柚子是假的两只柚子,被问了八万次是不是两只娃【。】

lof你再给我私自加地名tag我就骂人了